你的位置:主页 > 天涯社区新闻 >

真实新闻_新闻众评_论坛_天涯社区

2020-05-23 02:04      点击:

  事因2002年8月说起,惠安县洛阳镇人曾文平找洛阳镇上田村王清良(因王清良有承包大片龙眼树和石窟)与其商议合开采石场,由曾文平出资,以王清良的名誉承包,王清良承包的龙眼树范围外的石山,当时口头商定,村、镇手续由王清良办理以及采石场前期的所有事务均由王清良一人负责处理好。投产后生产利润三七开(王三曾七)。待村、镇两级手续办完后,曾文平利用王清良不识字不多与对相信朋友的弱点,私自到县矿局以个人的名誉办理开采证,却没有填写王清良的名字,当时,王清良并未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认为法人代表写谁的名字都无所谓,哪知道好友曾文平在一切办妥后就悔约,不承认当初的口头约定,只同意王清良到石仔场帮助管理,月薪壹仟伍佰元,王清良不能接受此条件,而曾文平坚持不改变立场,两人互不相让,由此矛盾纠纷不断,其间双方的朋友出面劝说调解,均无明显效果。

  2005年元月1日晚,曾文平将王清良承包的几十株龙眼树砍掉,(树已2米多高,已结龙眼果子),王清良得知后向洛阳派出所报警,县林业局也到现场看查过,后竟然不了了之,(为此上过法院,结果问题还是没有解决)。

  2005年8月17日,饶素珠(王清良母)与儿媳董宝燕到龙眼地看龙眼,到下午四点钟左右,曾文平妻子王查开一辆小车载着四个女人来到龙眼地见董宝燕时二话不说,五个人就上前,其中一个人按住饶素珠(王清良母)使其动弹不得,剩余四人暴打董宝燕一个,王查还咬伤董宝燕的一只耳朵,伤情严重,把董宝燕打的遍体鳞伤后,曾文平妻子王查恶人先告状的报警,说被人打伤,数分钟后警察来到龙眼地,看到董宝燕被重伤在地,就用车把董宝燕送到洛阳医院,董宝燕的亲属得知后赶到医院陪其看病治疗。其中董宝燕的耳朵由于被人咬伤程度相当严重,缝七针,事后董宝燕的亲属要求处理此事,,派出所人员谎称王查五人也被打伤在住院.后以吃饭为由说没空处理,且已放走曾文平妻子王查等到五人,此事就此不了了之。

  2005年8月26日早上八点左右董宝燕及女儿们来到种植的龙眼地。,看见曾文平的铲车停在龙眼地的拐弯处,稍后看到一辆皮卡车载餐具及冰箱,王清良的女儿(王培琼、王培环、王培算)上前想与曾文平理论母亲(董宝燕)被打一事,此时只看到司机一人,王培环就问曾文平人呢!我们要找他处理我妈妈被打一事,司机就说:“在石屋。”王清良的女儿(王培琼、王培环、王培算)走向石屋,看到曾文平在石屋外面,就上前想与他理论,曾文平不但不理,反而拿起石头向王培环头部砸去,王培算见到此事就上前阻止,被曾文平抓住衣领,这时王培琼上前说“我们是来找你解决我妈被你老婆打伤的事,不是来找你打架的”。曾文平不理,还抓伤王培琼的脸部,这时不知道从何处跑来三个二十多岁的男子,阻止三个弱女子,当时曾文平进入石屋,三个男子随后也跑了进去关了门,三个女子此时无奈,只好下来龙眼地停铲车处。

  没多久派出所的车来了,停在桥边。四个警员从王培琼她们身边直接走向曾文平石仔场,数分钟后王明辉(曾文平的工人)走也向石屋,大概十几分钟时间王明辉被一男子背下来,旁边有两男子扶着、还有两名洛阳派出所警员,(其中一名叫柳强)。几人上车时还有一男子在打电话说“我爸爸不知道为什么晕过去了”。随后,王培琼的两个婶婶和王培芸(王清良的第四个女儿)走向龙眼地。

  半个小时后二、三十名穿警服人员走向董宝燕等七人,其中有一名派出所人员(陈剑平)说“打,这是王清良的家属”。几个女孩子就这样被警员连拖带打的押到警车旁,王培环是被打晕,四个警员抬到车旁的.这时几人脚上的鞋子也知去向,有几名警员对董宝燕用脚踢打,四个女孩子也被打伤,之后七人被强行押上车送到县公安局。派出所的形为让人无法接受,几名女子有什么力量反抗,非得如此吗?如此不问清事实还用如此之形为对待几个弱女子。到县公安局的董宝燕因伤势严重晕倒在地,警员不但不管,也不让几个女儿看晕倒在地的母亲,再次强行把几个女孩子押上县公安局三楼,做笔录时,王培环看到笔录与她本人所说的不一致,拒绝签名,却遭受警员的严刑逼供。没想到在这个文明的社会里也会有如此“不文明”的事。而且还是人们心目中有美好形象的人民警察做出来的,这多么让人痛心和失望啊!

  事发前后不在现场不知事因的王清良,在上田村王荣栋摩托车修理店喝茶时,也被派出所人员以有事找他说为由,等其走到店门口,几名警务人员围上来强行把王清良押上车,被送往县公安局。

  一直关到27日五点多把王清良和三个女儿送去看守所,也没说以什么理由抓人,请问有关领导,人民警察可以不用证据随便抓人吗?难道说这社会没有王法,没有法律,抓人关人不用原因吗?还是说有钱有势的人就有法律保护,平民百姓就没有法律的保护,天理何在。

  9月30日中午11点多,警察又突然来到王清良家中,没有说什么理由又将其妻董宝燕及三岁多的小外甥生带走。到晚上才打电话叫村干部去领回小孩,村干部拒绝,原因是警察把人带走时竟一声不吭,连一个三岁小孩都带去,当时邻居很多人在家,而且王清良几个弟弟家也有人在,为什么当时你们不把小孩安置好,就随便把小孩带走,小孩受了惊吓谁来负这个责任?过后派出所的人一声不吭就把小孩送到村委会门口,连声招呼都没打就走了。幸好村妇女主任看见了,不然小孩不知会怎样,让人不敢想象。村妇女主任怕负不起这个责任,第二天带着小孩去了派出所。从头到尾三天二夜,小孩都没有被送回王清良家中过。直到在10月2日晚上七点多送到王清良家中,小孩子身上冰冰的,其家人问其人员为何将三岁小孩带去派出所,为什么不安置好小孩再带大人走?他们辩说家里没人不放心将小孩子放家里。明显是推说之词,其亲属家离的很近,而且还有村委会啊,这我们就不得而知,他们真的出发点是什么了。小孩回来当晚一直都很害怕,夜里睡觉醒来还一直哭。大家说谁来为小孩讨个说“法”吗?

  现王清良及妻子和二个女儿(王培琼和王培环)又以“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的罪名被批准逮捕。是以什么罪名抓人,又以什么事逮捕.

  此案属实,望各位领导明查秋毫,秉公办事,认真调查事情的过程,还王清良及其家人一个公道。真做到“法为民”王清良家人感激不尽。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回复(Ctrl+Enter)

 网站地图